门赛Moonset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放得下包袱,背得起行囊,
总觉得世界很大,偏安一隅从来不是我的风格。

从第一次走出自己的城市,到见过蓝天碧海,丛林雪峰,世界一寸寸铺展开来。

有家、有眷恋、有热情、有追求、有理想,这样的人生看来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对不对?!

2014走过川滇藏、尼泰柬老缅马,算是把邻居串了一遍,互相认识认识吃吃百家饭,这个间隔年过得还算有滋有味。

2015好好忙事业

2016土耳其伊朗

2017PADI

2018希腊

豆瓣:www.douban.com/people/moonset_stars/
微博:weibo.com/moonsetstar
Instagram: moonset_stars
Facebook: Ryan Sun

摄于福建三明月亮湾

不活在角落 15.再出发

清晨8点,已经站在了樟木口岸的门前。单车和行李堆在等候出关的队列中,旁边的几个韩国人煞有其事地指指点点着。


老里在一旁听着MP3里的歌,我们几个人凑在一起聊着天,打发着等待开关的时间。


心中有忐忑,有激动,毕竟这是第一次走 陆路口岸出境,而且是带着自行车,不知前路如何……


一路夜车,在后藏的崇山峻岭间星夜前行,漆黑的夜里,城市中难以想象的满天繁星仿佛触手可及般在山顶的夜空中照亮前进的路,如梦似幻。车里的人大多已经进入了梦乡,而还醒着的想必都会被车外这无边的黑暗所震慑,大巴仅靠着车灯的照明小心地行驶,道路时而颠簸艰险,但所有旅人的梦中应该还是山之彼端那高山佛国的美丽画...

14. 结束又是新的开始(2)

第二天早早起床,天空刚刚泛白,享用完“丰盛”的早餐,上路开始最后的征程。


高原的清晨在山谷的阴影中,即使穿上了所有可穿的衣物,仍然挡不住寒气的侵袭,只能一边加快踏频让身体感觉温暖些,一边等待清晨的阳光驱散山间的雾气,送来太阳的温暖。


随着白色的呵气在眼前有规律地腾起、消散,米拉山的宁静清晨里,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车轮轧过路面的沙沙声。终于,当阳光洒满大地,身体渐渐暖和起来,整个人也被激活了一般,充满活力,加速前行的身影后是在草地上慵懒享受温暖晨光的成群牦牛,我想,这个早上我们应该是最勤奋的人了吧?


米拉山,海拔5013米,拉萨前的最后一关,也是这一路上海拔最高的山峰。对于早...

不活在角落 12.行在林间

不得不说然乌确实是318上当之无愧的明珠,不管是在朝阳下看着晨光一点点铺满山谷;还是从山顶俯瞰如碧玉般翠绿的然乌湖静静躺在群山的怀抱;亦或是在傍晚的落日余晖中看晚霞穿过云间洒向湖面,每一个时刻,每一幅画面,都如风景画般定格在我的脑海中,如今回想,依然羡慕画中的自己。

在然乌停留一天,特意和凉白开、欧拉骑着车子到然乌湖边一探究竟。旱季湖水并不丰盈,我们骑过从湖底露出的片片石滩,骑过排列密集的潮湿草窠,在湖边停下脚步,将手伸入水中的一刻,觉得心也如此时的湖水一般清澈又充满波澜。我们在湖畔浅滩翻筋斗,在石间浅溪拍骑车涉水的照片,相互扶持登上无人的小山一览湖湾美景。在阳光下,在蔚蓝的天空下,在碧绿的

不活在角落 11.恼人的安久拉

一早从八宿出发,带着满满的压力,因为知道今天有70公里上山路要走。说来也奇怪,不像其他的高山垭口,陡坡的山路,不到20公里就可以到达垭口,这安久拉山偏偏70公里的缓上坡,听听就觉得压力山大。

一上路大家就按照自己的节奏散开队形,各自开始一天的爬坡之旅。

凉白开依旧一骑绝尘的不见了踪影,我则按着自己的节奏匀速前进。骑出两小时,在一个山坳平台等宝文和欧拉,自顾自地玩了半小时,两人才姗姗来迟。宝文面无表情,欧拉则看得出满肚子怨气。

“怎么了?今天这么慢啊。”

“……”宝文拿出水壶一劲地喝水。

“我真想顺着山崖把车扔下去!”欧拉气呼呼地说。

我赶紧劝他,“千万别,要不白骑了这么长时间了,对...

不活在角落 10.登顶的奖励

川藏线上的山峰一座座,每次登顶都是对自己的一次挑战,人生的高度也一次次刷新。从平原地区的零海拔,到二郎上的2270米,再到折多山的4298米、拉乌山的4338米,乃至东达山的5008米、米拉山的5013米。虽然每次登顶的过程并不轻松,但每每回忆起来,也觉得颇为值得,更何况,登顶后的奖励是那样的出人意料又振奋人心呢。

5月18日 拉乌山

出发以来的第13天。山已经爬了不少,身体也已经基本适应了每天的运动强度,所以单日爬升不是很高的拉乌山自然骑起来轻松了不少。

刚到山顶,在垭口拍好照片,便和凉白开和宝文在山顶的老垭口石碑前休息晒太阳,等着其他人的到来。

这时,一辆SUV已在路旁停下,身穿冲锋衣牛...

不活在角落 9.找寻荒野

在中国,我们似已习惯去到一个地方,有旅行社,有巴士,有酒店,有琳琅满目的小吃街,有各色热闹的纪念品商店,如果这些都没有,至少要有平整的柏油路。

这些配套设施固然予我门以方便,也让旅途变得更舒适,但相信这些也让我们早已不知荒野为何味。

前段时间看《美国国家公园全纪录》,人们为了保持阿拉斯加的荒野,将已铺设一半的柏油路拆掉,还原成颠簸的简易土路。今天再次翻看西藏的苍茫山脉和高原纯净的蓝天,不禁又对荒野产生无尽的向往,怀念曾经在路上的日子,怀念看着阳光下的云朵在荒芜的山坡上投下片片阴影,影随风动,在地上留下多姿的光影景象,仿佛云朵间的一场手影游戏;怀念坐在路边看着孤独的汽车随着公路的摇摆起伏,行驶在山间...

拉乌山,海拔4338,摄于下山途中,西藏

© 门赛Moonset | Powered by LOFTER